学生感言

学生感言
  • 何瑞忠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 支行行长:

     

     几年的研究生学生不仅为我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,经济、营销、法律等课程的学习也对我的工作开展提供了极好的帮助。除了课程理论知识,河海MBA给我更多的是再学习、创新的能力,老师严谨治学的风格和做人的准则也将使我益无穷。毕业后,我完成了自己的专业转型,利用我的MBA专业知识,在各项经营管理工作中均取得丰硕成果。

       

  • 梁慷 江苏河海工程技术总公司 工程师:

       

      “河海MBA”带给我的不仅有丰富的知识、严谨的老师、优秀的同学及多彩的活动;更有“河海MBA”的自豪、自信和对美好未来的愿景。攻读MBA学位的两年已成为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阶段,也是最美好、最值得回忆的一段时光。衷心感谢那些给我启迪、激情、共鸣和动力的老师和同学们。毕业后我考入同济大学,开始攻读博士学位,也开始了我的新征程。

       

  • 李益林 江苏能力科技有限公司 董事长:

     

     你是否会经常感到自己缺乏工作热情、工作中难有突破、很久没有加薪、很久没有培训和升职机会?河海在传授理论知识的同时,更多的是通过组织各种热门讲座、社会活动、职业发展咨询,通过师生和同学间的交流解决学员工作中的困惑和问题,很多同学用自己所学结合工作岗的实际情况,创新管理理念,提升管理水平。我们把河海MBA称作“能量补给站”。在河海MBA的求学经历,是我学以致用的案例,我期待用我的成功来回报我的回校、我的师长和同学!

       

  • 周国扬 南京苏美达机电制造有限公司 总经理:

     

     在河海大学2年多的学习对于我个人而言是受益匪浅,MBA学习对我的职业生涯提升起到了积极地推进作用。它教会我如何建立自己的结构性思维,如何全面地分析问题。不论MBA与自己的职业发展、薪酬有多大关联,只要一步一个脚印,好好的把学到的东西和实际工作连接起来,你的情况一定会改变。

       

  • 李波 上海蕴尔芬服饰有限公司 总经理:

     

     坦白说,在公司的运营上,在读河海MBA之前,很大程度上都是凭在公司不同岗位上的一些主观经验,并没有系统的考虑评估过公司的状态和竞争环境,以及公司的组织、岗位设置,读MBA后,使得自己无论是在交际范围、对公司问题的系统化解决等都起到了很好的帮助,更为可喜的是,我运用所学到的知识,为公司引进了股权合作及股权激励模式,取得了非常好的运营效果。

       

  • 路金镶 河南省南阳市水利建筑勘测设计院 院长:

     

     MBA学习体验来说,有一种自我素质修炼之感觉。通过学习,结合自己的管理实践,就会发现过去没有去思索的问题正是自己进步的绊脚石,只要用正确的思维链贯穿现实中发生的表面现象,就会得到一个清楚的解决方法。MBA学习使我领略了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美妙,提升了我对最新管理知识的思考能力,也帮助自己对工作中出现的问题产生了新的看法和理解;使我实现了从技术型向综合性的转变,给了我一个做有效管理者的信心,让我的职业道路和事业发展之路变得更加开阔  

> 当前位置: 首页> 校友风采

【校友视界】华为“迷茫”:暴露中国企业的“创新动机缺乏症”

    详细说明

    本文作者:胡志刚,河海大学MBA2005级校友,现南京财经大学博士后 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

    华为迷茫了!

        据报道,5月30日,全国科技创新大会召开。华为总裁任正非在汇报发言中表示:“现在华为已经感到前途茫茫,找不到方向。”作为全球最大息与通信解决方案供应商的掌门人,一贯作风低调、雷厉风行的前副团级军官,这一番惊人言论,想必一定会继“打出租车”、“起诉三星”、“逃离深圳”,再掀起一阵“华为迷茫”的热议。事实上,用“任正非+迷茫”做关键词,在百度上能搜出约1,530,000条相关信息。

        毫不意外地,网络上出现的大量善意解读:不是真迷茫了。任总这样说,意在增强危机意识、强调创新决心!——这是连一个普通人都能理解的道理。但华为为什么迷茫? 如何找到方向?只做道德箴言似的附会,甚至有意无意的吹捧,而不深入“把脉”,了解“病灶”,恐怕真的就永远也治疗华为“迷茫症”的“药方”!

        让我们先看看任正非先生自己是如何讲诉病因,以及自抓药方的?

        概括言之,“迷茫症”表现为“三无”:1)无人领航;2)无既定的规则;3)无人跟随。其结果是:陷入了无人区的困境,“感到前途茫茫、找不到方向。”

        对此,任先生给自己开了“三味药“:第一,加大科研经费。”剂量“为销售额的15%;第二,吸取“宇宙”能量。开放性的加强与全世界科学家的对话与合作;第三,培养最优秀的新人。(具体培养手段是:先“全部都要求去非洲,去艰苦地区“去锻炼)

        这三味药是否在华为的市场经营层面上凑效,即,是否能在“2020年销售收入超过1500亿美元。”——这个只能靠时间来检验了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三味药一定无法缓解任正非先生和华为的“迷茫感”!因为,它并没有提供“通过无人区”最重要的驱动因素,甚至先于方向感的因素——创新动机!真正的创新者,身处“无人区”,一定不会感到迷茫,而是兴奋、有趣、好玩!

        本文刻意避开诸如“重新改变世界”、“我有一个梦想”这样被“X布斯”们用坏了的情怀包装语。毋宁用一种理性的数学逻辑来表达:资金、技术、人才,只是创新的必要条件,而非充分条件!但,请允许举一个“有点情怀”的栗子:


        威尔伯·莱特Wilbur Wright (1867.4.16—1912.5.12)和奥维尔·莱特Orville Wright (1871.8.19—1948.1.30 )兄弟。美国发明家,飞机的制造者。他们于1903年12月17日首次完成完全受控制、附机载外部动力、机体比空气重、持续滞空不落地的飞行。他们飞行的梦想源于1878年的圣诞节,莱特兄弟的爸爸给他们带回了一个"蝴蝶“玩具,爸爸告诉他们,这是飞螺旋,能在空中高高地飞去。“鸟才能飞呢!它怎么也会飞!”


        1903年12月17日,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的基蒂霍克还在沉睡,天气寒冷,空旷的天空上滑过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架飞机——“飞行者一号”。发明者是两个没有上过大学的自行车修理工——维尔伯·莱特和奥维尔·莱特兄弟。在此,无须详尽描述一个发明创造所经历的“成功之母”:无数次失败、挫折……但与之对比的一件事却更值得深思--——


        从商业上,我们可以想象,在20世纪初,研发飞行器,就像今天的互联网热潮一样,是最热门也最吸引资本的创新领域。在莱特兄弟默默无闻的摸索的时候,著名物理学家史密斯森研究会的主席缪尔·皮尔庞特·兰利,已经获得了美国国防部5万美金和史密斯森研究会2万美金(合计大致相当于今天500万美金)的天使投资,研发飞行器。他的团队有来自哈佛大学、史密斯森研究会的众多科研专家。在宣传上,也得到了《纽约时报》的跟踪报道。但当他得知莱特兄弟的滑翔机试验取得了成功后,第一件事就是辞职,停止继续研发!因为,他已经不可能成为人类飞行历史上的第一了!事业和创新的区别,在于“Make thingmeaningful!”这就是动机!而动机,与能力无关!与实力无关!与势力无关!而与价值观有关!!


    既然,创新动机是形成和推动创新行为的内驱力,是产生创新行为的前提,那么,创新的价值观,产生于怎样的思想土壤呢?

    (1)破除权威。创新常常是从打破对权威的迷信开始的。

    (2)绝不从众。乔帮主的《Think different》是写给那些惊世骇俗的言行和特立独行的人物的献词。

    (3)否定经验。摆脱经验的桎梏,才能释放想像力,成就创新力。

    从任正非先生严肃、真诚(绝不是谦虚)的“自我剖析”,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追随者、赶超者踏入“无人区”之后的彷徨心境,是一个务实企业家的大智大勇!任正非“华为茫然”是一个深刻的反思。如同季羡林先生的“国无大师”诘问!!

    刚看到一篇文章《特斯拉、谷歌最怕的对手竟然是……》,其中讲述了天才少年黑客乔治·霍兹(George Hotz)的传奇故事:他17岁破解iPhone,21岁攻陷索尼PS3,他遍历硅谷顶尖科技公司,看多了太多天才被驱使着做一些无意义的琐事!他用2000行代码把一台2016款本田Acura ILX改造成自动驾驶汽车!他拒绝了马斯克的Offer。他只想“让车子学会像人类一样开车。”

    在AI这个无人区里,乔治·霍兹会有“茫然感”吗? 我想,不会!如果有,一定是”游戏通关“之后的“失落感”!

     

     

    以下为任正非演讲全文:

     

    《以创新为核心竞争力为祖国百年科技振兴而奋斗》


        从科技的角度来看,未来二、三十年人类社会将演变成一个智能社会,其深度和广度我们还想象不到。越是前途不确定,越需要创造,这也给千百万家企业公司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。我们公司如何去努力前进,面对困难重重,机会危险也重重,不进则退。如果不能扛起重大的社会责任,坚持创新,迟早会被颠覆。

    一、大机会时代,一定要有战略耐性

        人类社会的发展,都是走在基础科学进步的大道上的。而且基础科学的发展,是要耐得住寂寞的,板凳不仅仅要坐十年冷,有些人,一生寂寞。华为有八万多研发人员,每年研发经费中,约20~30%用于研究和创新,70%用于产品开发。很早以前我们就将销售收入的10%以上用于研发经费。未来几年,每年的研发经费会逐步提升到l00-200亿美元。

        华为这些年逐步将能力中心建立到战略资源的聚集地区去。现在华为在世界建立了26个能力中心,逐年在增多,聚集了一批世界级的优秀科学家,他们全流程地引导着公司,这些能力中心自身也在不断发展中。

        华为现在的水平尚停留在工程数学、 物理算法等工程科学的创新层面, 尚未真正进入基础理论研究。 随着逐步逼近香农定理、摩尔定律的极限。而对大流量、低时延的理论还未创造出来,华为已感到前途茫茫,找不到方向。华为已前进在迷航中。重大创新是无人区的生存法则,没有理论突破,没有技术突破,没有大量的技术积累,是不可能产生爆发性创新的。

        华为正在本行业逐步攻入无人区,处在无人领航,无既定的规则,无人跟随的困境。华为跟着人跑的“机会主义”高速度, 会逐步慢下来,创立引导理论的责任已经到来。

       华为过去是一个封闭的人才金字塔结构,我们已炸开金字塔尖,开放地吸取“宇宙”能量。加强与全世界科学家的对话与合作,支持同方向科学家的研究,积极地参加各种国际产业与标准组织,各种学术讨论,多与能人喝咖啡、从思想的火花中,感知发展方向。有了巨大势能的积累、释放,才有厚积薄发。

       内部对不确定性的研究、验证,正实行多路径、多梯次的进攻,密集弾药,饱和攻击。蓝军也要实体化。并且,不以成败论英雄。从失败中提取成功的因子,总结.肯定,表扬、使探索持续不断。 对未来的探索本来就没有“失败”,这个名词。不完美的英雄,也是英雄。鼓舞人们不断地献身科学,不断地探索,使“失败”的人才,经验继续留在我们的队伍里,我们会更成熟。

       我们要理解歪瓜裂枣, 允许黑天鹅在我们咖啡杯中飞起来。创新本来就是有可能成功,也有可能失败。我们也要敢于拥抱颠覆。鸡蛋从外向内打破是煎蛋,从里面打破飞出来的是孔雀。现在的时代,科技进步太快,不确定性越来越多,我们也会从沉浸在产品开发的确定性工作中,加大对不确定性研究的投入,追赶时代的脚步。

        我们鼓励我们几十个能力中心的科学家,数万专家与工程师加强交流,思想碰撞,一杯咖啡吸收别人的火花与能量,把战略技术研讨会变成一个“罗马广场”,一个开放的科技讨论平台,让思想的火花燃成熊熊大火。

        公司要具有理想,就要具有在局部范围内抛弃利益计算的精神。重大创新是很难规划出来的。固守成规是最容易的选择,但也会失去大的机会。

       我们不仅仅是以内生为主,外引也要更强。我们的俄罗斯数学家,他们更乐意做更长期、挑战很大的项目,与我们勤奋的中国人结合起来;日本科学家的精细,法国数学家的浪漫,意大利科学家的忘我工作,英国、比利时科学家领导世界的能力……会使我们胸有成竹地在2020年销售收入超过1500亿美元。

    二、用最优秀的人去培养更优秀的人

        用什么样的价值观就能塑造什么样的一代青年。蓬生麻中,不扶自直。奋斗,创造价值是一代青年的责任与义务。

        我们处在互联网时代,青年的思想比较开放,活跃,自由。我们要引导和教育,也要允许一部分人快乐地度过平凡一生。

        现在华为奋斗在一线的骨干,都是80后、90后,特别是在非洲,中东疫情,战乱地区,阿富汗,也门,叙利亚......80后、90后是有希望的一代,近期我们在美国招聘优秀中国留学生(财务),全部都要求去非洲,去艰苦地区,华为的口号是“先学会管理世界,再学会管理公司”。

        我们国家百年振兴中国梦的基础在教育,教育的基础在老师。教育要瞄准未来,未来社会是一个智能社会,不是以一般劳动力为中心的社会,没有文化不能驾驭。若这个时期同时发生资本大规模雇佣“智能机器人”,两极分化会更严重。这时,有可能西方制造业重回低成本,产业将转移回西方,我们将空心化,即使我们实现生产、服务过程智能化,需要的也是高级技师、专家、现代农民......因此,我们要争夺这个机会,就要大规模地培养人。

        今天的孩子,就是二、三十年后冲锋的博士、硕士、专家、技师、技工、现代农民......代表社会为人类去做贡献。因此,发展科技的唯一出路在教育,也只有教育,我们要更多关心农村教师与孩子。让教师成为最光荣的职业,成为优秀青年的向往,用最优秀的人去培养更优秀的人。

        这次能够在大会上发言,对华为也是一次鼓励和鞭策,我们将认真领会习近平总书记、李克强总理重要讲话和这次大会的精神,进一步加强创新,提升核心竞争力,为祖国百年科技振兴而不懈奋斗。